据初步统计

2017-04-03 06:31

泛鑫案的爆发,也暴露了我国保险中介行业的监管制度相对滞后,顶层设计亟待。

泛鑫保险利用高净值人士的“客户大单”和保险公司给出的高额佣金、渠道费用等短期内迅速提升公司规模。泛鑫保险甚至将代理所得以新客户名义来购买新保单,继续套取保险公司返还的佣金,并要求保险公司给予更高的返还。

“一个暂行办法十三四年未修订,肯定不能适应现有市场规律。”接近保监会的人士称。

后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于2013年11月18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就本案依法提起公诉。上海一中院将择期就本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2015年3月前,完善保险中介基础制度,对经营管理规则和监管法规进行废改立,修订完善保险代理、经纪、公估等监管规章。

一般而言,保险公司给予中介的佣金比例不超过15%,但保监会就佣金比例并未设定上限。因此,向保险公司承诺能拿到大笔保单作砝码,要求高返佣,在中介行业被视为运作资金链的“利器”。

本刊去年8月曾对“泛鑫黑洞”做过深入的系列报道,“泛鑫模式”其实质主要为“期缴变趸缴”:即保险中介将保险公司原本的期缴产品(分期缴纳保费)“改装”后,变成了一次性付完本金的“理财产品”。也就是说,保险中介面向保险公司时是分期缴纳保费,而客户在面对保险中介的时候却又变成了趸缴,即一次性缴费。

文本刊记者陈婷

保险中介市场的整顿警钟已敲响

此外,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亲自批示,给出保险中介市场跨度1年的整顿方案。

与此同时,众多保险公司和投保人牵扯其中,经过数月的侦查统计,上海泛鑫公司陈怡等涉嫌的金额也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根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旭透露的数据,上海泛鑫公司陈怡涉嫌的集资诈骗总额高达13亿元。

陈怡此前为上海保险中介龙头企业——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被称为美女老总。

陈怡2004年入职,成为太平洋安泰人寿做一名普通的业务员,随后凭借其特有的销售策略,很快成长为业绩精英。2009年底,陈怡与其他5人组成创业团队加入泛鑫之后,泛鑫开始转型销售个人寿险。2011年,陈怡成为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出逃美女老板已被提起公诉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称,“原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陈怡被控集资诈骗案”已被提起公诉。同案被提起公诉的还有原泛鑫保险顾问江杰。

8月19日,经中国警方与斐济执法部门通力合作,美女老板在斐济群岛共和国被抓获归案,并被押解回国。

2009年下发的《保险专业代理机构监管规定》虽在2013年初得到修订,将设立保险专业代理公司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提高到5000万元。但2000年下发的《保险兼业代理管理暂行办法》沿用至今。

2013年8月14日前后,一则消息震惊保险市场:上海保险中介龙头企业的美女高管陈怡,由于资金链断裂,陈怡携款5亿元出逃国外。

陈怡加盟后,泛鑫在她的手里就“起来了”。2011年,泛鑫成为上海市场的第一名,保费规模是第二名的几倍。这个令人瞠目的成绩,让许多业内人士都直呼“看不懂”。

8月15日,上海保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上海保监局在检查中发现泛鑫保险擅自销售自制的固定收益理财协议,上海市公安机关已立案,

所谓集资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据了解,近年来非法集资犯罪活动猖獗,案件数量居高不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此前发布的统计数据,2005年至2010年6月,非法集资类案件超过1万起,涉案金额1000多亿元,每年约以2000起、集资额200亿元的规模快速增加。

去年夏天震惊国内整个保险业的上海泛鑫案,近日有了进一步的进展。

“泛鑫黑洞”影响巨大

近期还有消息称,保监会拟与中国保信(全称“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联手,拟用4个月时间摸底中介市场并做数据归集,针对几大类风险作预警方案,修订完善保险代理、经纪和公估等监管规章。

10月底前集中整顿,查处保险公司利用保险中介机构违法套取费用等行为,对违法违规的机构及人员依法清理一批、处罚一批、规范一批。

保监会则将成立保险中介市场清理整顿工作领导小组,由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担任组长,成员包括产险、寿险、中介、稽查等八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各地保监局将是清理整顿工作的主要组织实施者,各地保监局及保险公司也被要求成立专门领导小组。

泛鑫跑路美女老总被控集资诈骗,检察机关已于近日提起公诉,上海法院将择期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或涉近3000名投保人和6家合作保险公司。保险中介市场的整顿警钟已敲响。

根据相关安排,今年7月底前要求各保险公司、中介机构上报囊括31张数据表格的报告,摸底保险中介市场的机构发展、人员队伍、业务经营、制度建设、风险隐患等情况,掌握保险中介市场的整体态势、基本特征及主要问题。

根据相关证据,美女老总陈怡的成功是其玩弄了一出以新钱还旧钱的“庞氏骗局”:一方面,向消费者违规出售承诺回报的理财产品,并对代理人员许以高点数激励,保持业务迅速扩张;另一端则向保险公司“定购”保险产品,并收取高出同业水平的销售代理佣金。

比如,当时本刊记者看到泛鑫客户持有的一份“理财产品客户协议书”写着产品基本内容为:交易本金20万元,投资期限365天,产品名称“稳得利”,收益率8%,产品类型为“保本保证收益理财计划”;而保险合同上的险种名称却为“财富年年两全保险(分红型)”,保险费合计14万元,缴费方式为年缴,缴费期间为20年。

此外,互联网、微信端销售等新兴渠道的风险特点也在保监会重点关注之中。

泛鑫事件对保险业影响巨大,去年事后至今保监会对保险中介市场加大整顿力度,多地保监局出现人事变动,同时多地保监部门将2014年定为保险中介业务“整顿及规范年”。

在“全国保险中介监管暨中介市场清理整顿会议”上,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要求此次全面清理“不走过场,不留死角”。

据初步统计,该事件可能会涉及近3000名投保人,但实际影响人数目前保监、检察院等部门仍未确切公布。

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保险专业中介机构2500多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银邮等网点渠道)20万余家,个人代理人超过300万名。

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在陈怡和上海泛鑫公司顾问江杰两人被抓获后,警方发现,两人随身携带了7个大箱子,里面有欧元、美元、港元、斐元等折合人民币700多万元,还有一大批金银首饰、名表、名包等奢侈品,其中最贵重的一枚钻戒就价值80多万元。